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忍不住奸了女友的妹妹
忍不住奸了女友的妹妹
 
 我有一位19岁读大学的女朋友叫嘉雯,她来自单亲,母亲在医院返夜班清洁工,有一个小2岁的妹妹叫嘉欣,父亲在她年幼时跟第另一个女人走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女友虽然和我交住1年,但她怎样也不肯和我做爱!我只好靠打手枪解决生理需要。

  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我放工后和嘉雯一同上她家里吃晚饭庆祝。我以前到她家里,嘉欣经常都在睡房做功课,她在铜锣湾名校圣保禄女校读中六,听嘉雯说她妹妹嘉欣从来没有谈恋爱,表示要好好读书,拍拖的事毕业后才想,听后我觉得真是一个乖乖女啊!

  我之前只觉得她好怕羞,生得都几标致,这次我终于看清楚她了:嘉欣的样子清秀可人,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晚饭后,她妈妈要回医院工作,我就送嘉雯回学校宿舍,之后我坐地铁回家。

  在地铁中我对面坐着一个女学生,她双脚不自觉微微张开,使我隐约见到校裙内那条白色内裤,我的欲望立时高涨!我一边偷看幻想着那女学生是我女朋友的妹妹嘉欣,结果越想越兴奋,终于作出了一个不能自拔的决定!

  我拨打电话到嘉欣家,“嘉欣,嘉雯取少了东西,请我回来帮她取走,行吗?”

  “OK啊,快一些上来,走了尾班车就不好啦!”小妮子紧张的回答,我听了又紧张又兴奋,心里想成为她叫我快些干她。

  我再上到去她家里已经差不多11时,嘉欣还未睡,正在为明天的考试温习。

  她穿着一件薄睡袍,外边再加一件外套。我一见到她,小弟弟已硬崩崩了。我假装说取漏了一本参考书,再借故要上厕所。

  本来还考虑着是不是真的要干,当在厕所内看见嘉欣洗澡时换出来的内衣裤,少女款式的白色的胸围及底裤,拿上手还有余热,我嗅了几下,还残留住一点嘉欣的体香,就这样我的理智终放被性欲所打败。

  我走入嘉欣的房间,她正背向我专心温习,我走近她身边。

  “嘉欣,那么晚还温习,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夜晚才做的事呢?”我一边淫笑说一边伸手扫她的背脊。

  嘉欣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闪开:“我要睡啦!你走先啦!我帮你开门!”嘉欣正想走出房间,被我一手拉着,把她抛在床上便扑上去,快手地脱去她的外套,将她整个人按着她在床上。

  “我想强奸你呀!你姐姐不肯和我做,你就代替她吧!”

  “唔好呀,救命呀!”嘉欣又气又急,一手挡住我的进攻,另一只手则紧紧拉住自己的睡袍,将它向下拉遮掩大腿,不想让我进一步得逞。

  我大力括了她两下耳光,“再吵便杀了你!”

  在她被我打得金星冒晕之际,“嘶”的一声,我用力扯开她的睡袍,她没有带着胸围,只穿上一条白色内裤,她那32B的胸脯立时展现在我眼前,22寸的小蛮腰,雪白嫩滑的肌肤,一副完美的少女身形。

  我压在她身上不断疯狂乱吻她,一手搓揉着她的胸脯,胸部下的心脏更是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着,另一手隔着底裤剌激着她的私处,嘉欣想推开我,但推不开。

  “求下你,放过我!”力气不及我的嘉欣扭着娇躯,把手交义在胸前,遮住两个乳房的晃动,哀求着我。

  “放过你无问题呀,我屌爆完就会放过你啦!”以前我不会在她及她姐面前说粗话,现在我尽情要扯下我的假面具。

  抬起她双脚,她的阴部隔着底裤微微凸起,我强行想扯脱她的底裤,她死命找着不让我得逞,在拉扯下那条底裤给撕碎了。

  “是你自己撕烂的,不要怪我!”变态地在她面前边嗅着她的内裤边淫笑。

  她紧合双腿,不让看到她的私处,我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她的私处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我狂啜下去,她的阴毛不多,但很柔软,粉红色的阴阜,渗透着处女的气味。

  她不断挣扎,我就扯着她的长发再给了她两下耳光,她给我括得有点头晕时,又把她拉回了床中间。我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把她的身子轻轻地抬了起来,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阴茎从她的屁股沟里面滑过去!

  我分开了她的双腿,放在腰旁两侧,她不能再合上双腿,她知道我想怎样,不断扭腰作垂死抵抗,不想让我得逞。但我人已进入她大腿根部把着她的腰,巨物已顶她的私处,龟头并慢慢插入了少许,嘉欣急忙想推开摇着头哀求我。

  “唔好呀,求下你唔好呀!我不会告诉家姐…现在还来得及停止!”感觉那种火热已经传到下身里边,被兵临城下的嘉欣已哭成泪人,苦苦的哀求着我。

  嘉欣的阴道很窄,我用力一顶,我的巨物进入了一半,我的进入对她而言是一项难以忍耐的痛楚,于是身子本能的扭动着。

  “不要再抵抗了,反正时间还多的是,嘉欣妹妹,你的处女我现在就要了,哈哈!”再用力一顶,她“喔”的一声,我的巨物已全进入嘉欣体内,尝到了嘉欣处女阴道的滋味。

  “好痛呀,唔好呀拔出来呀!”嘉欣不断摇头,觉得整个人快要被撕裂了,呜咽着哀求着我停止。“呀…太痛了…别……别搞我了…太痛了!”

  我没有理会,“你认命啦,今晚乖乖给我享受吧!”伏在她身上疯狂吸啜着她的粉色小乳头,下身不停的抽插她,鲜红的处女血也拉流了出来,仿佛在诉说着嘉欣处女时代正一点一滴的不复返。

  嘉欣则躺在床上痛哭,放弃了挣扎,一味闭着眼睛忍受着上下夹攻的感觉、感受着我肉棒的硬度,任由我摧残着她的身体。

  我玩了一会,把她身体返转,从后面进入,吻着她的粉颈一边伸手向前抚弄她的乳房,在她耳边说:“舒服吗?我真的觉得很爽啊!我一定要玩到够!”

  嘉欣哭得更为厉害,试图扭动身体挣扎,“好痛呀呀…呀呀…呀呀…求求你我不行呀…嗯呀呀呀…救命好痛呀呀…”她羞愤的双腿乱踢令我更加亢奋,加之她拚命地晃动着腰肢想逃开,更让我感觉到小穴正一下下包围着我的肉棒吸吮着。

  我再要她转回开始时的姿态,我揽着她,一边搓一边啜着她的胸脯,抽插得更深更快!兴奋到了顶点,我知道我快要射了。

  “嘉欣妹妹,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里面啦!”

  嘉欣听到,一双修长白晰的美腿突然死命地夹着我,焦急得不禁眼泪盈眶,哭着大叫:“唔好呀!唔好呀!”

  我没有理会,舒畅的“呀”的一声,巨肠塞满那娇嫩紧窄的处女阴道,一道又一道的热流全射到嘉欣体内,我伏在她身上喘气,双手不忘仍在她身上四处游走,嘉欣知道身上留下永不磨灭的污痕。

  我完事后起身穿回衫裤,嘉欣瑟缩在床上一角,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间饮泣,“衰人…走呀…走呀!”以为我就此满足离开。

  “走?我现在不会走,我休息一会再跟你玩过,你太正了,我仲未够喉,家姐行埋咁耐都无得搅,你慢慢还啦!”

  嘉欣听后呆了,之后忍不住在床上掩面痛哭!

  我走出厅看了一会儿电视,下面又开始硬了,入房准备再淫欲嘉欣。

  她仍然瑟缩床角饮泣,并着上了一整套睡衣。一见我进来,吓得面都青了,我一手把她按在床上,再扯开她着好的睡衣,今次她加穿了胸围,只不过是增加我强奸她乐趣的道具。

  “嘉欣,再来!”我用手在她身体的两侧来回抚摸,从后面模索她的胸围扣在那里。

  “不要……你刚刚已经……已经得到我了……求求放过我吧……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嘉欣撑着双手半趴的衰求着,扭动让挂在胸前的胸围松动,酥胸半露,并且随着突刺入刚刚才失去处女的密穴上下不住地晃动。

  这次我幻想成她姐姐边叫着她姐姐的名字边淫欲她,嘉欣无时无刻想挣脱我的恣意妄为的魔手,却被制服了下来,她痛苦的表情和我下身的快感让我越战越勇。

  当晚我玩了她3次才满足,整晚都是她的痛叫声和我的撞击她肉体声直至天亮,临走前我用电话相机影了她的裸照。

  “不要给任何人知道,若你话俾家姐知,我会将你的裸照用来贴街招!”

  嘉欣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不停啜泣!

  强奸了嘉欣已经几星期,这段时间,我仍然有和她姐姐嘉雯行街吃饭,但也再没有见到嘉欣。好明显嘉欣没有将我强奸她的事同其他人讲,如今我有她的裸照在手,量她也不敢讲出去!而我每晚都对住她的裸照,脑里晃动着嘉欣被奸的模样,我一定要再揾机会再去强奸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