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宿舍里的男男
宿舍里的男男
 
 我叫于明,今年五十多了,是一个双性恋者,结婚前老婆不知道我是个双性人,直到不久前我肏了小舅子以后,小舅子有意把消息透露给她,她把我痛骂了一顿才知道我也是那种人。

说起男人肏男人,还得从我大学四年级说起。

大四时学校新盖了宿舍楼重新分配寝室,我和一名叫何永胜的同学分到了一个寝室,并在半年后成为了好朋友。

有一次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餐馆里吃饭时他问我,如果知道他是一个同性恋者我会不会介意。我说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互相理解,我不会介意的。打这以后他经常和我谈论同性恋的的事。经常听,听多了,就对同性恋有了几分好奇。

有个星期天休息他约我去校外浴池洗澡,还要了单间。走进浴池脱了衣服我就看见他的鸡巴是硬的,我的鸡巴耷拉着。我俩一边洗着淋浴他一边问我说你的鸡巴硬起来有多长,我说我还真用尺子量过,好像十六公分多一点。听完他走过来用手撸我的鸡巴,一边撸一边说让它硬起来,咱俩比比鸡巴大小。我的鸡巴第一次被别人摸,他没撸几下真就硬了。他看看我的鸡巴又看看他的鸡巴,笑了笑说我的鸡巴比他的鸡巴长。

澡快洗完了突然他又问我手淫过没有,我说有过,接着又问想不想肏屁眼,我未加思索随口就说肏谁的屁眼啊,肏我的屁眼呀他说,这时我恍然大悟,他是个同性恋。

说也奇怪,想到他是个同性恋,听到他说“肏我的屁眼呀”,我的心里有些发痒,鸡巴又开始硬起来,他敏感的发现我的心里变化,再次凑过来撸我的鸡巴。这次他撸的很认真,直到我的鸡巴头上淌出亮晶晶的粘液,呼吸有点加快,他才站起身走到浴池墙角的塑料凳旁边,两手放在凳子上撅着屁股说你过来。我鬼使神差般的看着他的屁股走过去,大脑里似乎一片空白。接着他说我告诉你怎样做。你用手指捏住鸡巴,让淌着粘液的鸡巴头在我的屁眼周围多蹭一会,然后鸡巴对准我屁眼使劲一顶就进去了。我听话的照着做了,先把鸡巴头在他屁眼上蹭了一会,然后使劲一顶鸡巴头顺利的插进他屁眼里,鸡巴头顿时有一种被包裹的涨感传遍了全身。他接着说再往里插,插到底。我开始慢慢往里插,好受!舒服!刺激!当整根鸡巴都插进去的时候,我第一次尝到了肏男人屁眼的滋味,怎么说呢,说不太清楚,难怪他说一些人像着了迷似的搞男同。现在你可以随便操了,不用我教你了吧,他又接着说。我开始抽插,不断地抽出来插进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好像不大功夫我就射精了,射在他的屁眼里。拔出鸡巴我问他疼不疼,他说等你试过就知道了。

不久以后的一个星期天,同寝室的同学有的上街了,有的去学校图书馆了,他把我留在寝室并在里面锁好门说,想不想尝尝屁眼被肏的滋味?有了上次洗澡的经历,我已经从好奇变成了有点“上瘾”了。于是我点点头说有点想。他告诉我屁眼被操的“三要素”,一是先去厕所,二是全身放松,三是运气下行,这些我都照着他说的做了。何永胜心挺细的,因为我是第一次挨操怕我疼,他还买来了一种油摸在我的屁眼和他的鸡巴上,肏我的时候很容易就插进去了。他插得很慢,鸡巴头进去了他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多少有点涨,他又慢慢往里插,鸡巴全都插进去以后他又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涨呼呼挺好受的。他开始抽插,似乎抽插的越快那种快感越强烈。时间不太长他射精了。我们把一切收拾妥当,各自在自己的床上躺下休息闲聊了一会也去了学校图书馆。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都保持着这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