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7)【作者:siondou】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7)【作者:siondou】
字数:170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美好周末之意外连连(中)

  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李叔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出去了。

  我和李叔同时楞住了。

  慌乱中,我扫视了一下家里,我们的家有两个房间,一个书房,一个主卧,书房里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躲进去万一源刚刚好进了书房,肯定会无处藏身的,所以只能让他躲进去卧室里了。

  「怎么会这样……今天的事情的发展为什么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呢。」
  我的心里不由有些懊恼。

  可是懊恼归懊恼,恐惧归恐惧,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找个地方把李叔躲起来。
  不然,就这么被源撞见,一切都完了。

  我急忙拾起了地上李叔所有的衣物,李叔也穿上了自己的拖鞋。

  我看了看沙发上,确定没有什么东西遗漏下来。

  赶紧对李叔说:「李叔,赶快跟我来。」

  李叔也很慌张,边跟着我一路小跑一边道歉:「小清……对不起啊……李叔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顾不上那么多了,现在不被源发现才是最要紧的,否者就我们两现在的这个状态,李叔是全身赤裸的,而我,穿着一件开裆的丝袜,丝袜上还沾满了别人的精液,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

  刚刚李叔的精液有一些射到了我的脚底上,还没有完全干,隔着丝袜穿着拖鞋我感觉到滑滑的,有些难受。

  「哢擦」

  一声,门开的时候,我们两刚刚好手忙脚乱地跑进了卧室。

  本来是打算让李叔藏在衣柜里的,但现在我不敢了,因为怕发出声音,被源察觉到。

  然后我指了指床下,李叔明白了,立刻猫下腰,滚了进去。

  因为我们的床是床头靠墙,放在卧室的正中间,的双人大床,两边都没有遮挡,所以床底只能藏一个人,藏在正中间,才会不容易被人察觉。

  李叔鉆进去之后,我立刻边脱掉身上的围裙和衣服,把一堆衣物都抓到自己的手上,边往卧室尾的卫生间跑去,想在卫生间里洗个澡,顺便把李叔的衣服一起藏起来。

  「待会先把李叔的衣物藏起来,再洗个澡,之后再想个办法把源支出去买东西,李叔就可以走了。」

  但是今天我的运气真的是背到家了,忙中出错,差不多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我才发现手里李叔的衣服让我给弄掉在了床边的地上!源的声音已经很接近卧室了,没有办法,我赶紧回过头,小跑回去,弯下腰,拾起地上的衣服,然后从床的另一侧顺势滚进床底,那一刻,源刚刚好踏进卧室门。

  哇,我的这一连串身手,堪比电视剧里的女侠了。

  「嗯嗯,我到家了,拿了东西就出门,你们在那里等我一会啊。」

  源的打电话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

  他应该把註意力都放在电话里了,并没有发现家里的异样。

  但是我的心还是在砰砰砰的狂跳着,不敢去想象一但被发现的严重后果,身旁的李叔就平躺在床下的中间地带,也非常紧张,我感觉到他好像浑身都是汗了。
  我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靠外,源在那一侧应该不会发现,但如果他来上厕所什么的,被发现的概率就很大。

  但是床下正中的位置已经被李叔给占据了,感觉到源有些往厕所移动的趋势,趁着源在讲电话的功夫,我赶紧把嘴凑到李叔的耳边,轻声说到:「李叔,帮我把我的身体给趴到你身上。」

  不知道是因为耳边突然一股热气传来,让李叔有些失神,还是因为被我的话给惊到了,李叔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粗壮得手臂伸到我的腰下,非常有力,我很配合地顺势一个小心翼翼地侧翻,双腿分开,趴在了李叔的身上。

  「好的,好的,我拿了东西,休息一会就出门,嗯,先这样了,拜拜。」
  外边的源挂掉了电话,在卧室的柜子里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么东西,然后就回到床边。

  「呼,还好刚刚没有让李叔躲进衣柜里……」

  源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有一些视频的声音传来,应该是在玩着手机,顺便喘口气。

  这下好了,我彻底地把自己给困住了,现在我连气都差点不敢喘,老天呀,快点让源出门吧……「咦,小清怎么还没有回来?」

  床上的源应该在自言自语。

  看着源在床上的两只腿,毕竟心虚,我先是心里一紧,然后才慢慢地控制住自己,恢复看些许的冷静。

  源的这个姿势,只要我们不发出什么响动,应该也没什么事的。

  「今天……真的是诸事不宜……」

  慢慢地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现好像身下的李叔有些异样,呼吸声有些急促,身体也很烫,都是汗,好像是很紧张,又很兴奋地样子。

  「天,好羞人呀!怎么会这样!」

  回过神来的我才记起来,刚刚我跑去厕所的路上,已经把上衣全脱了,现在浑身上下就穿着一件开裆的丝袜。

  而且现在这个姿势,完全就是爱爱时我在上面的姿势,李叔的一只手搂着我的纤腰,另一只手刚刚在我翻身时,刚刚好握住了我左边的胸,我的双腿刚好跨在他的两腿之外,他刚刚软下来的下体又开始慢慢充血变硬,顶在了我的小穴口上。

  「哦……」

  我感到李叔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了,右手开始活动起来,我的胸部就这么任他揉捏着,我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动作,生怕会惊动到床上的源,一直引以为傲的挺拔的双乳被李叔掌握着,有时还用手指轻轻夹住翘首在雪白的酥乳上的小巧粉红色的蓓蕾。

  「啊……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李叔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了,正正的顶在了我的小穴上,我已经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龟头上的皮肤的它炽热的温度了。

  李叔的右手还贪婪地在我的胸前游移着,左手一把盖在了我的屁屁上,隔着丝袜,更显出温暖柔软而有弹性,完好的保持着我屁屁结实的弹性。

  坚硬且滚烫的肉棒就真么顶在我的小穴上,不时还有一阵跳动,但是我连避开的勇气都没有,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生怕自己的动作一但稍微大了那么一些,就会发出什么响动,让床上的源发觉。

  可恶的是,虽然我的心里知道自己是不想这样的,但是身体却在李叔的挑逗下异常的敏感,我不敢移动,不敢出声制止,就这么任由李叔在我的身上肆意的动作着。

  高度的紧张让我本来就敏感的身体对外部的刺激有着更加剧烈的回应,脑子迷迷糊糊的,只感觉到胸前这些敏感的蓓蕾被不是男友的另一个男人玩弄着,而且自己的身体并不排斥。

  我紧紧的缩着脚趾,浑身就这么紧绷着,把全身的力气都用来抵制有可能从喉咙中发出的声音。

  「嗯……我……我好对不起源……源就在床上呢……我也不像这样……我只是害怕失去他……」

  双腿中那敏感又私密的地方被肉棒就这么顶着,晶莹的粉红蜜唇不断地被硕大的龟头磨擦着,压迫着,小穴不甘心地流出了蜜液,强烈难耐的酥麻感,害怕发出任何响动而努力克制着的刺激,让我浑身颤抖,那种感觉比刚刚李叔用肉棒在我的大腿间摩擦来得更直接,也更让我沈迷。

  「好大……好大的东西……好可怕……」

  龟头就这么慢慢地在我的小穴口附近研磨着,上身和下身的共同刺激让我的小穴早已淫滑不堪,闻着我身体特有的气息,手里握着自己曾经幻想了一遍又一遍的娇乳,抚摸着沾上了自己不少精液的黑色丝袜,李叔的屁股往前轻轻一挺,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的龟头就沖开了我娇嫩的阴唇,有插入的趋势。
  「唔……」

  我又疼痛又害怕,当然,尽管我打心底不愿意承认,但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满足,一口死死咬住了李叔的肩膀,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李叔吓了一跳,然后紧咬着牙,停止了动作,忍受着我的牙尖嘴利。

  「好的,我出门了」

  就在我们两个保持这么暧昧的动作的时候,源突然发出了声音,把我们两吓得魂飞魄散,我更是慌张得差点跳了起来,还好李叔及时地一把抱住了我,否则我的头一定会敲到床板上的。

  「嗯,你们再等我一会,我这就出去了。」

  原来是源又在打电话,刚刚猝不及防下我还以为我们发出了什么声响被发现了呢,吓死我了。

  趁着源打电话的工夫,我低下头,在李叔的耳边轻语:「李叔……现在先不要动我好不好……先……先等源走了……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叫出来…
  …现在先求求你别动……等,等源走了……任……任你……「

  只要能不被源发现,不失去源,我可以做任何事。

  「小清,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李叔颤着声问我,我感到身下的肉棒明显地跳了一下。

  李叔嘴里的热气喷到了我的耳朵里,让我有些失神,说出了这样的话后我也不敢再重复一次,只能顺从地趴在他的胸口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了……我现在只担心李叔现在就被欲望沖昏头脑,就开始侵犯我,而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发出声音被源发现。

  现在源已经准备出门了,不能功亏一篑!而且我也知道,像李叔平时那么老实的人,一但点燃他的欲望,他应该会比普通人更疯狂一些。

  我只能再次向他妥协了。

  源挂了电话之后开始起床了,我的头看着卧室门的方向,一动也不敢动。李叔依旧是平躺着,眼睛看着床板,不敢扭头,也是一动也不敢动。我看到源站在了床边,准备往外走,我长舒了口气,不管怎样终於要结束了。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吸上新鲜的一口空气,只听见「啪嗒」一声,源的一串钥匙落在了床边的地毯上……今天……我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怎么……没有最倒黴,只有更倒黴.

  我吓得呼吸都停止了,因为如果源是面对床蹲下捡钥匙的话,我和李叔就会立刻被发现的!躲都没有地方躲!除非他是背对着床蹲下,但两者都是一半一半的几率,天!我该怎么办!我只能紧张得闭紧了双眼,双手手心里都是汗,指甲死死地嵌入了李叔手臂的肉中,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李叔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整个人都被吓到了,我感到一直顶着我下体的巨物瞬间就软了下去。

  我不敢睁开眼,李叔也不敢扭头看,只觉得这几秒的时间过得额外的漫长。
  「老天,求求你……今天只有别别源发现……别让我失去源……小清愿意做任何事……」

  我也是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只听见钥匙被拾起的声音,然后是源匆匆的脚步声走出了房间,最后是「哢嚓」

  的一声轻响,源出了家门。

  「呼——」

  「呼——」

  「根据结果看来……源应该是背对着床捡的钥匙,看来今天物极必反,还是有一丢丢的幸运的。」

  我们两人同时长长的舒了口气,感觉死里逃生,两人也好像刚刚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浑身都是湿的。

  我也松开了自己掐着李叔手臂的手,翻滚出了床底,躺在床边的地毯上,酥胸在剧烈的起伏着,不顾形象地喘着粗气。

  「还好……没事……没事……就差一点……源会怎么看我……」

  突然感到有东西压到我的身上,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李叔。

  「李叔,你,你要干嘛?」

  我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有些惊慌。

  「刚刚,是小清你答应我的呀,先别动你,等源出去后再随我的……」
  好像……刚刚我有答应过……但……这……看着李叔肩上被我咬伤和手上被我抓伤的伤痕,有点渗出血来,今天发生的事,一步一步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难道这就是命了吗?我心一软,好吧,既然都这样了,可能这就是我今天的命了吧。

  「那……那你快点……不知道源,源什么时候再回来……」

  我认命一般的闭上眼,答应了李叔。

  李叔看我允许了,兴奋得低吼了一声,左手立刻摸了上来,不客气地握住了我的娇乳,仔仔细细地享受着那过人的弹性与柔腻。

  雪白双乳就这么在另一个男人的目光之中骄傲挺立,上头粉红的蓓蕾不知是因为刺激还是羞耻,逐渐硬挺。

  我的胸部在他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渐渐地开始肿胀起来。

  「好美……真的好美……」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在我的腿上来回抚摸着,修长丰润的两腿隔着丝袜再次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上面还有精液凝固形成的精斑。

  那透明的丝质性感丝袜下,漏出的阴部是熟透了的蜜桃,稀疏的阴毛已经不知道是被谁的汗水打湿,可爱的粉红阴唇,正在一开一合,正在献出欢迎来客的蜜液,传来一阵阵令人难耐的空虚感。

  看到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美丽女孩就真么躺在自己的身下,秀眸紧闭,眼毫不抵抗地让美丽的双乳和身体绽放在他们面前,任由自己采撷,李叔哪里还能忍得住,连忙手口并用,攫住丰满的乳房使力搓揉,一边吸吮粉红色的乳头。
  不是还舔弄着整个胸部,让我的胸前都沾满了他的口水。

  胸前湿湿的口水让我感到有些脏,但是自己就引以为傲的丰盈美乳,就这么沾满了别的男人的口水,在口水和汗液的混合液体下的胸部在手中搓揉,捏弄,两边的乳尖还被交换着吮吸。

  让本来很爱干净的我有些异样的感觉,既反感又迎合,很矛盾。

  无尽的羞耻感混杂着乳尖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啊……不……不要弄了,快点开始吧……李叔……不然源要回来了……」
  「好的,好的,听小清的。」

  李叔也担心不知道源什么什么回来,再这么下去就要因小失大了。

  李叔把我的腿分开,他则是跪坐了起来,正面对着我床头的全身镜,想全方位地看到自己是怎么得到自己胯下的这个美丽青春的女孩的。

  我感觉到了李叔的心思,双手紧紧地握住,几乎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对李叔说到:「李叔,我答应过你,但是你……你要温柔一点……我……我很容易感到痛的……」

  说完,我闭着眼,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但是很奇怪,感觉过了许久,李叔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我羞愧难当,不得不睁开眼,看看李叔在干嘛。

  只见李叔脸通红通红的,满头大汗的,在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看到我睁开眼,李叔哭丧着个脸,跟我说:「刚刚在最兴奋的时候,被,被小源掉落的钥匙给吓到了……现在,好像,好像……硬不起来了……」

  李叔的下体就怎么软软的垂着,丝毫没有了刚刚剑拔弩张的威风凛凛。
  看着李叔的那个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那。那就算了吧,李叔,你也该回去了。」

  「我,我是不是阳萎了……」

  李叔的汗珠开始不断地滚了下来,「男人这种时候被吓到,很容易阳萎的,连,连面对小清这样的女孩我都……」

  好像的确是真的,要是男人这个年纪就硬不起来了,也太残忍了吧……「那,李叔,你先别着急,放松点,我来试试。」

  我也不忍看到李叔就这样真的阳萎了,红着脸说到。

  我让李叔躺下,岔开双腿,而我坐在地毯上,先是伸出脚,刚刚李叔说他喜欢看着我穿丝袜,我就用脚尖去撩动着李叔的下体,没有反应。

  然后我用两脚的脚尖一起,夹着李叔软软的阴茎,不时地揉着下方的蛋蛋,但是还是没用。

  没办法,我只好改为跪着,羞答答地伸出纤细的手去握住李叔的肉棒,另一只则托着两个蛋蛋,温柔的抚摸着。

  刚刚还是那么大那么硬,现在却是软软的,像是个斗败的公鸡一样。

  「嗯……」

  李叔感觉到一双柔若无骨的细嫩的双手主动握住了自己的下体,爽得闷哼了一声,但是他的下身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我的手在他的肉棒上套弄了好一会儿,但依旧没有什么效果,李叔是越来越紧张,身上的汗也越来越多,我也有些泄气了。

  李叔,不会是……真的……硬不起来了吧……

  「我,我不会是真的萎了吧……这……」

  李叔的头上早已急的大汗淋漓。

  什么,连我这么努力它都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的魅力还不够?「小清,算了吧……我……你如果可以把它弄硬,我,我就回去了……不敢再想别的了……」

  李叔已经要放弃了。

  我还就不信了,自己手脚并用的套弄了这边半天,李叔的下体居然一点都不配合,让我微微有了一丝火气,平时这样子,源应该早就硬到不行了,我还就不信了,难道是我的魅力还不够?而且,能帮李叔弄硬,他说也不会更进一步了。
  我趴在了李叔的双腿之间,用手先提起他软着下垂的肉棒,看到了黑色的,有着很多褶皱的阴囊,一狠心,埋下头,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

  「哦……小清……」

  李叔没想到我会这样,忍不住叫出了声。

  可能是因为出了一身汗的缘故,李叔的蛋蛋上有也一股汗味,还好,他的下体阴毛也属於较少的,至少比起源的要少上很多,所以汗味也没有那么重。
  我的舌尖在他的阴囊上来回的滑动着,不时地还用嘴含住两个硕大的蛋蛋,李叔靠着床坐了起来,看着我红着小脸,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在他的跨下为他服务着,我感觉到自己手上的阴茎开始有了一丝反应,没有刚刚那么软了,但是也还远远达不到勃起时的硬度。

  於是我把头往上擡,改为用整个舌头沿着阴茎向龟头舔弄,在准备到达龟头的时候又往下,重新返回阴囊,就这么来回了几次,阴茎的硬度又稍稍加强了一些。

  「嗯……小清……我好舒服……你的舌头好软……好厉害」

  最后,我突然一口含住李叔的龟头,用舌头在李叔的龟头上打着转。

  李叔只觉下体一热,低下头看,发现自己的肉棒进入了另一个暖融融的口腔里,原来是胯下的女孩将自己的肉棒吞了进去。

  「唔……小清……你……好棒……」

  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主动将自己的肉棒含进嘴里,这种满足感是无法言喻的,李叔的肉棒终於开始渐渐有了起色。

  我口交的经验并不多,只知道一口把阴茎全都吞了进去,吞得很深,龟头直接顶到自己柔软的喉咙,瞬间就让自己有些干呕。

  「唔……」

  我这是干嘛,干嘛吞进去全部……自己找罪受……

  我稍稍将头往上擡,好让自己舒服一些,刚刚射精过的龟头中还有一些精液的腥味,之前我是很受不了这个味道的,但是经过源的谆谆教导之后,现在已经可以忍受一些了。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嘴里的变化,嘴的异物由小变大,由刚刚开始时半软不硬的状态慢慢变硬,肉棒的青筋也开始慢慢显露出来,我觉得自己的小嘴用刚刚开始可以轻松的含住,变为了越来越困难,最后有着被撑开的感觉。

  在我的嘴所到达能承受的极限的时候,我连忙将那大家夥吐了出来,这是时候我手中的肉棒已经坚硬无比了,而且膨胀到我的一只手勉强可以握得住。
  「李叔,放心吧……你……你的……下面……没事了……」

  体会到了自己手中的巨物,想到自己刚刚的行动,我不敢看着李叔,手急忙放开了那个吓人的大家夥。

  「小清……源有你这个善良的女孩,真是很有福气……」

  今天经过了那么多的惊吓,现在缓过神来,我早已累得浑身无力了,躺在了地上。

  气喘籲籲的,丰满的胸部也跟着起起伏伏。

  「好的,那,那……李叔……你可以回去了吗……」

  我紧张地看着李叔,虽然李叔一直都能遵守诺言,但此时我还是生怕他会突然反悔。

  「哦,哦,好的……」

  李叔的最后在我的身上来回再扫了几次,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开,去寻找自己的衣物。

  我也站了起来,双手遮着胸部,走到了我的梳妆台边,回过头,看着李叔的背影,感觉到他很失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他的下体还是在坚硬的挺立着。

  我突然有点於心不忍,因为李叔今天再怎么样都是救了我,刚刚在床下时虽然有些沖动,但还是很为我着想的,没有进一步的侵犯我,今天他有的是机会可以侵犯我的,但是他一直遵守承诺,刚刚还差点就被吓得硬不起来了,现在看着他现在就像一个委屈的小孩一般,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很是过意不去。

  算了,就像刚刚那样,帮他弄出了就好了,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感觉。
  「李叔……你……你可以像刚刚那样……再回去……」

  「啊?刚刚哪样?」

  李叔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是……就是……在我大腿那里蹭……蹭出来……」

  「啊?真的可以吗?小清?」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

  「可……可以……但李叔只能想刚刚在沙发上一样,不许更过分……」
  「好的,好的,李叔保证,保证……」

  李叔从刚刚的失落突然转为了高兴,那种像小孩子的笑容出现在一个中年男人脸上也让我有些忍俊不禁。

  李叔走到了我的身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小清,那我们赶快开始吧…
  …里转过身去,扶着梳妆台。「

  已经有了刚刚的经验,我面对着梳妆台,双手扶在台面上,屁屁就这么对着身后的李叔,先是微微分开双腿,李叔也很有默契的,粗大火热的肉棒立刻伸进了我的大腿之间,然后我再轻轻把两腿间的巨物夹住。

  「好了……李叔……你快开始吧……」

  我不敢睁眼,一半是因为自己主动撅起屁屁,用大腿根部主动地夹住另一个男人的肉棒,另一半是一睁眼就会看见眼前的镜子里反射出得一副淫靡的画面:秀发已经有些散乱的的女孩就这么趴在自己的梳妆台前,上身原本骄傲挺立的双乳,没有丝毫的遮挡,不断在从身后伸出的硕大的手掌里变形着,在黑丝包裹的大腿的尽头,淡淡粉红色的小阴唇微微张开,再往下一点,则是一根陌生,而又使她感觉良好的巨物在两腿间进进出出……

  镜子里那个女孩稚嫩雪白的皮肤上蒙上一层性感的绯红,精致小巧的蓓蕾傲然挺立挺立。诱人的樱桃红唇微微张开,胸前的大手时而手指拧捏,时而大力揉捏,镜子里的女孩想叫出声,但最后的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对男友意外的男人表现的那么淫荡,她只能努力克制着,只是张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修长玉腿却是跟夹紧了身下肉棒,实在克制不住时,挺拔的屁屁还会自己扭动着,来宣泄着无处发泄的欲望和快感。

  通过梳妆台的镜子,李叔看到我白嫩嫩的性感娇躯完全展示便完全展现在他眼前。自己也是越来越欲火高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不只是在我的大腿根部进出,不时地还划过我湿漉漉的小穴口。

  「啊……啊……李叔……啊……往下一点……别顶那里……啊……会……会进去的……」李叔就这么蛮横地顶着,沾满了的淫水巨大坚硬的肉棒就在我的大腿之间和嫩穴口撞击着、摩擦着。

  「好讨厌自己……明明只是为了帮李叔的……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也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我不经意的睁开了眼,眼睛余光看道梳妆台上不远处有着我和源的合照的相框,照片里,源一脸阳光的搂着我,我也一身格子的浅蓝色连衣裙,笑靥如花。
  看到这张照片,我突然觉得好后悔,好对不起源,仿佛就是在他的面前,主动地为别的男人服务一样。

  我的身体却是更加的颤抖着,一阵又一阵的剧烈反应,小穴的液体不是流出,而是有些喷出得趋势,打湿的我腿上的丝袜,打湿了李叔肉棒。

  「源……你是了解我的……你一定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别看了…
  …「

  我的心里又羞又臊,於是,我伸出手,想把相框平放盖住,不想就这么在源的註视下,身体却有着如此怪异的、不受控制的反应……可以,我的身体颤抖着,我把握不好距离,竟然是把相框推得更远,如此两三次之后,相框我都碰不到了,李叔发现了我的动作。

  「咦?小清,你这是干嘛呢?」

  「李叔,快!快把源的眼睛盖住……小清受不了被源这么一直看着……」
  「啊?这……」

  我说的话意思也不清不楚,李叔也还沈浸在自己下身的快感中,反应有些迟钝,完全不理解我的意思。

  「李叔……求求你了……快点呀,别让源看着我……小清真的受不了了……」
  「什么?什么源?」

  李叔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楞楞的看着镜子中的我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舒服而有些变形的脸。

  剧烈的害羞,和一种不是正常快感的快感,让我羞愤难当,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满脑子只要是想着不要被源看着就好,不管了!「李叔,放下我,把我放到地上,小清给你,给你……快点……」

  李叔的动作停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下本来害羞的女孩为什么突然会变得有些疯狂。

  「李叔,快呀!你不想要小清了吗?」

  我不管那么多了,源,别看我,别看我,小清真的不是坏女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李叔还是反应过来了,知道我是同意他有进一步的行为了,激动地把我横抱住,放在地毯上。

  感觉到远离了照片中源的目光,我渐渐冷静了下来,但是刚刚说出的话已经覆水难收了。

  「嗯……李叔……不要……停下……」

  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腿突然被分开,李叔那布满青筋的巨大的肉棒将我两片粉嫩的小阴唇扩张到了极限。

  我立刻夹紧双腿,用手抵住李叔粗壮的腰,制止了他的动作。

  李叔被我的剧烈的反抗吓了一跳,停了下来:「小清,刚刚你不是说可以的吗?」

  「可以……是可以……小清刚刚答应了你的……但是……你要戴上套套……
  在……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

  之前已经说过了,平时我都是吃长期避孕药的,和源很少使用套套,所以这盒套套买来后也没使用几次,一直在抽屉里留到现在。

  「好的,听你的……听你的……」

  这个时候的李叔不敢违背我,乖乖的听话,翻出很久之前我和源买的套套来戴上,回到我的身前,轻轻地在我的大腿内侧拍了拍。

  「既然,李叔那么尊重我,那就满足了他了吧。反正今后也不会再见了……」
  我很顺从地把腿分开了一些,裸露在黑色丝袜的在裆处,稀疏的黑色草丛被不自己的蜜液打湿,杂乱的贴在阴户上,肥美的阴户中央是两片大阴唇,两片大阴唇中央是两片闪动着水汪汪的小阴唇。

  李叔整个人都压到了我的身上,用胀成紫红色的巨大龟头顶开两片挂着透明闪亮淫水的薄嫩阴唇,一点点的深入滑嫩的小穴深处。

  「李叔……疼……轻点……你的……太粗了……我……会疼的……」

  感觉到小穴传来的巨物的压迫,我紧张的抱住了李叔,双脚下意识得分得更开,在他耳边轻声求饶着。

  「小清……你……不是处女吧?」

  李叔小心翼翼地推进着,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不一会就满头大汗了。

  这……这是个什么问题呀……好害羞……我不敢回答,只是红着脸微微摇了摇头。

  「哇……真是极品呀……放心,李叔会很温柔的。」

  娇嫩小穴此时被巨棒缓缓地撑开,肉棒则是小心翼翼的一分一分的深入,两片由於过度充血而由粉变红的阴唇,牢牢的夹住了摩擦着它们的肉棒,像是在抗拒,又像是在迎合。

  我眉头紧蹙,双手的指甲嵌入了李叔的后背,俏脸绯红,有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几分对身下巨物的恐惧,还有着几分期待……「啊……」

  尽管已经有了足够的润滑,但是李叔那惊人的直径还是让我的下身犹如撕裂一般的痛感。

  「疼……疼……你的……太粗了……李叔……求求你……小清……好疼……」
  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剧烈的疼痛感让我求饶不已。

  李叔停止了动作,没有继续使力,「小清……你这小穴,实在是太紧了……
  我才刚刚进去了一个龟头呢。「

  什么?才刚刚进来了龟头?那整个进来还不得裂开呀……「李叔……不要了……小清受不了了……你把我……我……小穴撑坏了……源会发现的……求求你……拔出来吧……小清再为你足交……」

  我瞬间就惊慌失措了,对肉棒直径的恐惧压过了刚刚答应过了李叔的话,希望他可以放过我。

  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求饶,李叔忍不住低下头,寻到了我的小嘴,我不敢忤逆李叔,乖乖的张开嘴,两片舌头很有默契的搅弄在一起,李叔有些粗暴的吮吸着滑嫩的香舌,我的津液也没有被他浪费,全被李叔被吸入的口中,直到最后,我被吸得头晕目眩,情迷意乱。

  「小清,忍一会。」

  「唔……」

  我丰满滑腻的乳房被一张粗糙的手轻轻托住,一双玉乳在不断变换着形状,本来就已经激凸的敏感乳尖,被指头夹住不断揉撚着,让我更加情不自已,下身的疼痛感也不再那么强烈。

  「小清,忍着点,在我们那边,这种事做到一半停下来,男的会得阳萎的。」
  李叔恋恋不舍把嘴挪开,说到。

  「李叔……你的……求求你……你的太粗了……小清真的受不了……」
  「放心,你们女人的小穴,孩子都可以出得来……」

  「但……会被撑大的……会松的……会被发现的……我不要……求……啊…
  …「

  我激烈的摆动着上身,满头乌黑的头发紊乱的披散在胸前,脸上满满的都是害怕。

  但是李叔此时却突然下身一挺,肉棒全根没入!粗大的阳具突然凶狠地没入了我那紧窄娇小娇嫩的蜜穴内,阴道壁的嫩肉本能地紧紧吸附缠绕上去。

  「啊……李叔……痛呀……疼……」

  我的手臂紧紧抱着李叔,双腿紧绷,身体剧烈地在抖动着,在努力地适应着这剧烈的疼痛。

  还好李叔在肉棒全部插入之后,没有立刻开始动作,而是趴在我的身上,气喘籲籲,给了我适应的时间。

  粗……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自己的小穴好像被拼命的撑大了,我都深怕之后小穴都会变松了。

  下身的撕裂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烈,可能是刚刚开始我害怕的心理作祟,但是疼痛感还是有,只是随着我阴道不断迎合分泌出液体,也开始渐渐地变得微不可查了。

 李叔那精壮结实的肉体就这么压在我上身赤裸裸一丝不挂、而下身则是穿着
  开档黑丝的娇小身体,刺痛过后,一种熟悉的、愉悦而酥麻的快感从那紧紧包裹着,没有一丝缝隙的嫩穴膣壁传来。

  我的身体从本来紧绷的状态中软化了下来,头脑也从刚刚的恐惧中清醒,指甲也从李叔的熊背中拿开。

  「今天李叔的背上和手臂上……都是我的牙印和指甲印,但我都是无心的,他应该不会怪我吧……」

  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开始适应了自己的肉棒,感觉自己的小穴仿佛已经被撑到了极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包裹着肉棒的蜜穴也开始淫水连连,我的沈吟从刚刚开始地带着疼痛的颤抖变为了春意盎然的娇喘,李叔有些得意,想不到平时看起来活泼清纯的女孩竟然在床上会是这么一个极品,刚刚还是在苦苦哀求,但是现在却已经香汗淋漓娇喘不已,秀眸紧闭,刚刚含过自己肉棒的大嘴,此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合不拢。

  女孩那弹性十足的酥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伴着汗水与动作,不断地带来惊人的弹性与触感。

  而下身,穿着自己为它准备的,沾满了精斑的黑丝,小穴主动夹着自己的肉棒,双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环在了自己的腰上……李叔再也按捺不住,缓缓地开始了抽送,肉棒从我的小穴中抽出,带出被肉棒堵在小穴中的淫水,而龟头则是退到包裹在黑丝袜的大腿根,湿漉漉的淫水沾满了我的丝袜,在我的大腿内侧占尽便宜之后,接着又返回到我粉嫩的阴道口,李叔腰上的力气很足,用着腰力将的巨大龟头顶开刚刚闭合上的,还浸透着淫水的薄嫩阴唇,一点点的深入滑嫩的小穴深处,让湿热滑嫩的小穴将棒身牢牢包裹夹吮。

  「李叔……啊……你……嗯……好胀呀……小清的下面太小了……你……慢点……慢点……」

  我生怕李叔又像刚刚那样猛地一插到底,喘着气求饶。

  「噢……这么嫩的小穴……平时源是不是都没怎么使用呀,怎么还是那么紧」
  「啊……是……是李叔你的……太……太粗了……嗯……」

  李叔的手环抱着我的纤腰,稍稍一用力,我的小穴就再度一点点的吞没了巨大的肉棒。

  面对着再次的入侵,我的小穴已经能完全适应了,那点微微的疼痛感在极度的充实感和酥麻感中就显得那么的微不可察了。

  「嗯……真的好胀呀……小穴被撑得那么大……之后万一回复不过来……会不会被源发现呀……」

  「哇……小清……原来你们少女的穴是这个好干的……哈哈,之前日思夜想的,现在我终於干到你了。」

  体会着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小嫩穴,李叔有着强烈的满足感,本来就结实粗壮得身体力气更是十足。

  「啊……啊……李叔……别说了……今天……你救了我……我才会……嗯…
  …才会同意的……「

  就这么将我抱在怀中,用这样的姿势抽送了我的小穴几分钟后,李叔就感到有些吃不消了,虽然可以尽情的感受丝美腿还有被迫夹紧的小穴,但是单一的姿势和我小穴好像要把他肉棒吞噬融化一般的吮吸,让李叔感觉自己的精关开始不稳,而且也不能好好欣赏我因为兴奋和快感而有些微微失神的表情,很是遗憾。
  李叔缓缓地将肉棒抽出,休息了许久,努力地压抑下来巨大的满足感和紧致的小穴带给他的射精的沖动,然后跪在地上,双手伸到我的黑丝美腿中央,分开了我的腿弯,将裹在黑丝裤袜中的纤细美腿的两腿美腿抗倒了自己的肩上,把我的大腿几乎都压到了我的胸前。

  「李叔……你……你想干嘛……」

  被摆成这个姿势,我的小穴就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肉棒刚刚拔出不久,还没有来得及闭合的小穴此时正是门户大开,充血的阴唇显得妖艳无比,伴着潺潺不息的淫液,愈发的甜美多汁。

  「嗯……李叔……不要……这个姿势……好害羞……」

  我受不了被另一个男人摆成这么一个姿势玩弄,扭着身体,做着小声地抗议。
  「小清,摆成这个姿势,你疼吗?」

  我闭上眼,摇了摇头:「不疼……只是……好羞人……别,别看了……」
  「你们年轻的女孩子韧性就是好,这个姿势都能摆得出……来,睁开眼看着。」
  李叔的一只手轻轻地托起我的后脑勺。

  看着?看着什么?我有些疑惑,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李叔的下身缓缓地动作,我感觉到,湿热滑嫩的小穴一点点的将肉棒包裹夹吮,眼前的肉棒也一点点的刺入的我的身体之中。

  「嘤唔……」

  我羞不了抑,娇吟了一声想再度把眼睛闭上。

  「小清,要听话点哦……不然李叔可要使劲了……」

  「嗯……别……李叔……你……你轻点……我看……我看着……先别用力…
  …你的太粗了……我还没有能完全受得了……「

  我只得乖乖地睁眼看着自己的下体,感受着下身被撑开与充实的快感,看着那粗到令我恐惧的肉棒一点点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嘿嘿,这就对了嘛,乖……」

  李叔得意在我的不断地冒着细汗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感觉像是征服了一个猎物一样。

  难道男人都特别喜欢自己胯下的女人求饶的样子吗?大龟头就再度闯入了我的蜜穴中,这个姿势插入得比刚刚深得很多,甚至顶到了我的花心……这样的直径,本来就让我苦苦忍耐,控制自己的呻吟好久了,再加上让我亲眼看见这个让我又怕又期待的巨物就真么在我的眼前侵犯着我,带出了我体内产生的大量淫液,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哦……好舒服……我的小穴……好像很喜欢这样……」

  李叔看着俏目迷离,两腮绯红,呼吸急促的我,仿佛已经那沈沦在肉欲中的样子,知道我的心里已经完全遵从於身体了,肉棒开始加大了抽插了力度,每一次的插入,都要顺带蹂躏着有些发红的两片阴唇,每一次抽出,虽然隔着套套,紫红色的大龟头则带出了大量的液体打湿了我的阴道口,弄得我的下体混乱不堪,打湿了裆部被撕开的黑色丝袜,还弄湿了自己身下的地毯,更是惹得阴道口呼吸似的一张一合,对这个给自己带来无限欢乐的家夥,恋恋不舍,渴望自己的空虚得到再次的满足。

  而当暴露在空气中布满青筋的巨大肉棒顶回我的小穴中时,两片小唇又被带入到阴道中,一股股淫水更是无处排泄,被肉棒挤进了温热紧窄的小穴深处,烫的我淫叫连连……

  「啊……喔……嗯……我……我快不行了……李叔……你好坏……为什么……

  要把我把成这个姿势……还要我看……啊啊啊啊……「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穴肉棒被这么玩弄,而且还是一个不属於自己男友的肉棒,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害羞与刺激……「哦……好爽的小穴……早知道小清的身体那么敏感……李叔天天上来滋润你……」

  「没……没有……才……呀呀……嗯……没有呢……」

  「哦……真的没有吗?那小清老实告诉李叔,现在小清舒不舒服?」

  「呃……」

  我迟疑了一下,没敢回答,李叔却狠狠地插进来。疯狂地抽动着。一只手也狠狠地捏住了我的胸。

  「呀……呜嗯……呜……舒服……啊……」

  面对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我发出样无力的淫叫后,感觉自己舒服得差点就晕了过去。

  李叔的动作越来越大,每一次的入侵都感受到了肉棒被肥美多汁的小穴套弄的舒爽,些再加上我那修长笔直、纤细圆润的黑丝美腿上丝滑触感不停地蹭在李叔的的腿上,让李叔大呼过瘾。

  「哇……这辈子真是值了……能弄到小清的一次……」

  「还……还不是为了……为了今天感谢李叔的……嗯……嗯……谁想到李叔会这么坏蛋……啊啊……」

  我不自觉的将屁屁更往上擡了一些,以便更好地迎接李叔狂风暴雨的功势,李叔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於我微小的动作,知道我的欲望挑也到了极限。

  「对……小清……擡起屁屁是不是希望李叔插得更深?是不是更舒服?」
  「呜……是的……嗯……喔……喔……啊嗯……」

  此时的我即将达到了高潮,满脑子除了欲望,也已经意识不清,连叫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胡乱的答应着李叔,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看到我主动地将阴户挺向他时,李叔也很配合的将肉棒向小穴深处用力顶去,尤其是重新进入小穴时,手与腰一并用力,仿佛要将肉棒插进刺穿我的身体一般。
  「小清今天不穿衣服出门……是不是特地为了翘起屁股让李叔看到你的小骚穴的呀?」

  「啊……嗯……唔……喔喔喔……不是……是的……啊啊……」

  李叔再也受不了我那放荡的模样了,全是的力气都压到了我的身上,直接用龟头顶了一下我本来就在痉挛不已的花心,我的花心痉挛着吮吸着李叔的大龟头,小穴更是不住的吮夹蠕吸,一层层的嫩肉夹裹着李叔不断膨胀得肉棒,让早已在崩溃边缘的李叔浑身一震,发出一声怒吼,双手死死的将捏住我乱晃的双乳,但是即将到达高潮的我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一种与平时源轻轻揉捏不一样的舒服。

  李叔将我的双腿扛在肩头,一边用力入侵着我稚嫩的美穴,一边忘情地抚摸那被黑丝包裹着的笔直细长的美腿,大量的汗液从他的额头上留下,他的话并不多,只是在觉得非常爽的时候才会说上一两句「好爽」、「真的操到小清了」之类的让我又羞又臊的话语,李叔完全沈浸在占有我的快感中,勤勤恳恳的在我的身上耕耘着,享受着身下女孩的肉体和她不自觉的叫床声。

  我的小脚丫就这么虚无缥缈的浮在空中,李叔找了个枕头,将我的背部垫高,让我能不费力地和他一起欣赏我粉嫩的肉穴小穴上如何配合着他的肉棒的。,刚刚开始我很是抗拒,觉得眼中的画面是那么的丑陋不堪,是那么的淫靡不堪,可是随着李叔的动作,我能看着那粗壮肉棒有力地撑开自己精致小巧的阴唇,李叔的动作和他的为人一样,没有任何的花哨,只是那么的直来直去,如婴儿手臂一般的肉棒每次都是一插到底,这个姿势让他的龟头撞上我的稚嫩无比的花心。
  眼前的画面和体内传来了源源不断的快感让我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有点喜欢上这种有悖常理的、放纵的快感,由刚刚开始被李叔半强迫着观看下体的交脔,变为有些贪婪地欣赏,有时李叔的手臂不经意地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我头竟然会自己挪开,不愿意放过自己下身一丝一毫的动作!

  好厉害……好满足……李叔……真的……真的……好有力气……

  李叔即将射精的肉棒一下子又涨了一圈,他这个姿势都要把我折叠了起来,刚刚碰到花心的龟头此时插得更深了几分,龟头就这么随着我的花心的吮吸而跳动。

  「啊!好爽!」

  李叔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征服感,身体僵硬的挺直,大声地喊了出来。
  「唔……烫……喔喔……呜……要撑烂了……」

  我体内的龟头前端的马眼大大张大,喷出了一股股又浓又烫的白浊精液,安全套前端的储精囊也瞬间膨胀,精液隔着薄薄的橡胶,撩动着我的花心,那温度好像要把我的小穴融化了一样。

  体内的巨物此时也膨胀到了极限,我感觉到如果它还再胀大一点点的话,我的小穴就真的要裂开了。

  但是,这种被分到极限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之后源也不可能给我的。
  那么一小瞬间……我突然有点迷恋这种感觉……

  「好满……好充实……小穴好像被塞到一丝缝隙都没有……李叔的……真的好粗壮……」

  「啊……」

  我被叔这突出其来的一下直接送上了高潮,脑子一片空白,将头往后一仰,一头秀发甩在脑后,额前的刘海已经被汗水完全打湿,明知身上有李叔压着,自己完全动不了,但是屁屁却不停我指挥的还想往上擡,想让体内的肉棒再深一些。
  「啊……到了……到了……小清要死了……」

  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吟回荡在这个曾经只属於我和源的卧室中,可能我的身体还是感觉有太多太多的快感没有能发泄出来,感觉到李叔的手臂就在我的脸旁,我侧过脸,一口咬住了李叔已经有了不少牙印的手臂,我的两只手死地抓着李叔早已伤痕累累的后背,两条菁精液斑斑的黑丝丝袜中的纤细美腿,也死死的夹住了李叔的脖子的两侧,脚背和十根晶莹小巧的脚趾紧紧地绷直,的还好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否则李叔很有可能被我夹得喘不过气来,我的两条黑丝美腿因为脱力的缘故,已经在轻微颤抖着。

  「呼……」

  不知过了多久,李叔的理智也恢复了,温柔得把我的双腿放下,将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肉棒缓缓拔出,轻轻的起身,看了看刚刚被他抓红的双峰,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放开。

  「小清,你这,疼吗?刚刚李叔有些用力了……」

  我没力气说话,只是在不停地喘着气,微微摇了摇头。

  然后我也记起刚刚控制不住地对李叔又抓又咬,让李叔本来就被我弄得伤痕累累的手臂和背后更是雪上加霜,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支支吾吾地向李叔道歉。
  「李,李叔……我不是故意想弄伤你的……」

  「没事,一点点皮外伤,平时你也对源这样吗?」

  「没……也不是……很少……只是……只有几次……才想这样……控制不住……」

  「那就别放在心上啦,起码李叔享受了和源一样的待遇嘛……小清累了就休息吧,李叔准备走了」

  李叔占足了便宜,准备开溜了。

  「嗯……」

  本来就已经接近虚脱的我连眼睛都懒得开,只想休息一会之后才处理自己的身体。

  我感觉到李叔将套套脱了下来之后,还是跪在地上看着我不知道是满足还是娇羞的样子,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管这些了,反正最大的便宜都给李叔占了,看就看吧……突然感到脚背一暖,我有些奇怪,挣紮着擡起头看了看,原来是李叔双膝跪地,捧着我的脚踝,用我的稚嫩的脚心上的丝袜擦拭着他肉棒上的精液与从我小穴带出的淫水,而且还讲将套套内的精液倒出来,用手指轻轻地涂抹在我的脚背上……看到我在看着他,李叔一楞,然后有些慌张;「小清……我……
  我太喜欢你的小脚了……你……你不同意我就……「

  我闭上眼重新躺下,以微弱的声音回答:「没……没事……你弄吧……只是…

  …要快点……「

  至少今天,李叔没有真的强迫我做什么,跟之前的爱爱相比,这个已经完全能让我接受了……而且,被人这么欣赏的感觉,让我的内心也有一种隐隐的满足,脚背和脚心传来的温热感和湿润感,痒痒的,竟然也有些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叔蛋蛋比较大的缘故,产生精子的能力比较强,平时源连续第二次射精的时候量会少很多,但是李叔的量却和第一次时一样多,就是没有第一次时那么浓罢了。

  薄薄的丝袜,没有阻碍到我对脚下龟头的触感,李叔一只手将套套中的精液涂抹到我的脚上,感受着柔软滑嫩的玉足,另一只手握着自己还没有软下去的肉棒,身体向前靠拢,用着龟头给我做着脚底按摩,这种淫荡而又舒适的触感,让我的腿不经意间擡高了一些,去配合着李叔的动作敞漏在空气中毫无遮挡的娇嫩的下体,已经稍稍闭合了一些,但还是不断地吐出刚刚因为高潮而产生的淫液,本来应该是粉嫩闭合的阴唇也因为充血变深,暂时合不起来,腹部稀疏的阴毛、更往上丰满的、还在摇晃的胸部更是一览无余。

  此刻,可爱清纯的女孩长发散开,娇躯赤裸裸的躺在地上,非但没有反抗,还主动擡起脚,配合着自己的动作,李叔就这么心满意足地玩弄了几分钟之后,长舒一口气,觉得今天自己也想做梦一般,准备起身走了。

  「噔噔噔噔」

  在床底裤子里李叔的手机突然传来了短信的提示音,我两都吓了一跳,可能是由於做贼心虚,不约而同地四下看了看。

  「呼……还好刚刚我们躲早床底的时候没有响……」

  我的心里一阵后怕。

  李叔拿出了他的衣裤,翻出了手机,我没註意他的表情变化,只是重新闭目养神,想在休息一会,恢复了力气之后就赶紧收拾家里。

  只是我并没有註意到,身旁的这个男人,仔细看着短信息,脸上刚刚因为性爱而产生的潮红瞬间退去,而是换成了和卧室墙壁一样的惨白……

               (待续)
   1.jpg (118.43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