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出租】(08)作者:free39
【娇妻出租】(08)作者:free39
字数:3382


      八、回忆之三:晓洁和进益之间的秘密(上)

  晓洁的最爱当然是老公达明,但她其实也一直偷偷喜欢着进益。

  陈进益长得又高又帅,家裡又有钱,所以,在高中期间,进益一直是学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但他后来和蕾蕾成了一对,让很多女同学们感到很失落。
  晓洁当然一直深爱着达明,对进益只是抱着像对大哥的爱慕,把他当作是他们这六人死党中的老大哥。

  进益呢?他这时候对晓洁其实并没有太注意,主要是他已经有了蕾蕾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而且,和美艳动人的蕾蕾相比,晓洁只能算是丑小鸭,进益那时候也不会看上他。

  因为家境的关係,高中时期的晓洁,穿着一直很朴素,平常就是一条牛仔裤和一件衬衫,即使和进益他们一伙人上夜店或卡拉OK,她也都是这么穿。
  晓洁的身材其实很不错,中等身高,匀称的三围,曲线玲珑有致,但因为她都是一直穿着朴素、宽鬆的衣服,把她的好身材都掩盖了,在旁人看来,她竟然有点瘦小,像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女生。

  蕾蕾和小莉可就不一样了。

  特别是蕾蕾,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家境又好,不穿校服时,身上穿的多是名牌服饰,不但表现出时尚潮女的风格,还把她的好身材展露无遗,每次一出现,都像一颗闪亮的星星,吸引了大家的眼光。

  小莉则走辣妹路线:下面是超短的迷你裙和热裤,露出修长美腿,上身不是T恤,就是衬衫,一律开得低低的,硕大的双乳若隐若现,所有男人经过时,都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跟蕾蕾和小莉走在一起时,晓洁往就像个小跟班,很可怜地躲在一边,没有一个男人会注意到她,包括陈进益在内。

  合该有事。

  事情就发生在蕾蕾离开小镇到台北的一个月之后。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时间很晚了,大约十一点半左右,接近半夜。
  晓洁这时匆匆走在一条小巷子裡,她走得很快,心裡有点害怕,因为巷子裡很暗,仅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灯光,照在空无一人的巷子裡. 这么晚了,还走在这条暗巷裡,晓洁也是不得已的。

  晓洁母亲刚刚替一位女客人缝製了一件衣服,而这位客人急着要穿,所以,晓洁只好替母亲跑一趟,把新衣服送到客人手裡. 把衣服送到客人手裡后,晓洁就急着要赶回家。

  这条巷子就位在镇上的红灯区裡,紧靠着好几家有女坐檯的小吃店和暗藏春色的私娼馆,这位女客人就是在其中一家小吃店服务的女服务生,晓洁刚刚就是把衣服送到这家小吃店给她的。

  因为座落在风化区裡,这条巷子治安一向不好,过去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斗殴和性侵事件。

  想到这儿,晓洁走得更快了,只想快点离开这条暗巷。

  但就在快走到巷口时,突然一个黑影闪了出一来,迎面一把抱住晓洁。
  晓洁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那黑影把晓洁抱得很紧,并且把脸凑近晓洁。

  晓洁马上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只听那人发出含溷不清的醉言醉语:「小姐……妳好香……是那一家的……?……来,跟我走……」

  看来,这是一位喝醉酒的嫖客,误把晓洁当作是内某家小吃店的小姐了。
  晓洁拼命挣扎,但那人却愈抱愈紧,并且开始上下动起手来,在晓洁身上乱摸乱扣,同时把晓洁按到牆边,一手摸上晓洁的奶,另一手伸进晓洁的裙内,抚摸着晓洁的阴部,同时把嘴凑进晓洁的脸,想要吻她,嘴裡还醉言醉语的:「小姐,给我吻一个……我要干妳……多少钱呀?……」

  晓洁坏了,不禁放声大叫:「救命呀!」

  同时,用力挣扎着。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出现。

  这人一把抓住这位醉汉的衣领,用力将醉汉往后一拉。

  这人的力量很大,他一拉之下,醉汉的身体马上往后一仰,两手不自觉地鬆开了对晓洁的搂抱。

  醉汉转过身子,面对那人,竟然还神智不清地对那人吼道:「你想干什么?……竟然破坏老子的好事……」

  那人这时毫不客气地挥出一拳,重重地打在醉汉右脸颊,一下子就把醉汉打倒在地。

  在一旁的晓洁惊魂甫定,这时方才看清楚了这位见义勇为的男子是谁。
  好像跌落在茫茫大海中、突然看见一艘救生艇似的,她一下子扑进那人的怀中,委曲地哭了起来。

  「进益大哥……进益大哥……」晓洁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这位见义勇为的男子竟然是进益,而进益也直到这时候才发现,被他救下的这位被醉汉骚扰的女孩居然是晓洁。

  他爱怜地搂住晓洁,拍拍她的肩膀,忍不住问道:「晓洁?怎么是妳?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这儿来?」

  听到这儿,晓洁不觉感动得红了眼睛,一把抱住陈进益,把脸埋在他胸前,哭了起来。

  这下子可把进益吓坏了,他慌忙地伸手扶住晓洁的下巴,微微用力,把晓洁的脸抬起,让她看着自己。

  「晓洁,怎么了?妳怎么哭了?难道,刚才那个人……?」

  进益焦急地问道。

  晓洁红了脸,颤声说道:「没有啦……只是刚才好害怕……还好……你来了……」

  进益总算放下心来,这时,他发现晓洁正仰着脸看着他。

  在昏黄街灯的照射下,因为害怕而发红的晓洁的脸,这时却显得异样的娇媚。
  她也因为刚才经过一番剧烈挣扎,呼吸有点急促,所以微微张开嘴,嫣红双唇娇艳欲滴。

  进益一时看呆了,没有想到,这位他平常并不会太去注意的女孩子,现在看来竟然那么美丽、迷人,娇媚的脸庞,向他发出无比的诱惑。

  他平常一向把晓洁当妹妹看得的,所以不会有什么非份的想法,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女人味。

  却没想到,这时呈现在他面前的这张俏脸,是如此迷人。

  再往下看,晓洁上衣凌乱,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被扯开了,应该是刚才被那位醉汉拉扯的。

  进益一下子就看到晓洁乳白的胸部,不算太深的乳沟,勾勒出两颗小巧、坚挺乳房的上半部。

  糟糕的是,进益其实是喝了酒的。

  因为蕾蕾的离开,他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这天晚上,他在小巷对街的一家海产餐厅和客户应酬时,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

  应酬完后,在半醉半醒的情况下,他走进小巷,想要抄捷径回家,正好碰上遭到醉汉骚扰的晓洁。

  酒意在这时突然涌了上来,进益陷入恍忽中,眼前的美景带给他无比的诱惑,他的慾念一下子高涨起来,晓洁红红的俏脸、微微张开的红唇,似乎在向他呼唤。
  进益低下头,一下子吻住晓洁。

  晓洁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想把脸转开,但进益死命地吻着,让她无法摆脱。
  晓洁屈服了,她全身发热,瘫软在进益怀裡. 进益的吻十分激烈,他的唇紧贴住晓洁的香唇,还用力吸吮着。

  一阵阵骚痒的快感,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地攻向晓洁,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于是不自觉地微微张开紧闭的牙齿,想要呼吸点空气。

  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进益的舌头马上如灵蛇般伸进晓洁嘴裡. 晓洁没有抗拒,任由进益的舌头勾住她的香舌,恣意翻搅着。

  进益好像失去了理智,伸出一手握住晓洁一边的乳房,用力揉搓,另一手向下伸向晓洁私处,隔着内裤抚摸着。

  晓洁全身好像火烧一般,炙热难耐,下面更传来异样的感觉,湿湿、痒痒的,她的身子不禁在进益怀中扭转着。

  抱着晓洁那柔软、扭动、发热的青春肉体,闻着晓洁身上轻轻的香味,进益下体膨胀得难受,于是向前挺进,紧紧抵住晓洁的下面。

  在这条阴暗、肮髒的小巷裡,两人紧紧抱着、吻着,情慾不断高涨。

  进益吻着晓洁,摸着她的柔软小乳,肿涨的下面顶着她已经湿透的私蜜处。
  他再也受不了,先是用力扯开晓洁上衣,拉下她的胸罩,露出她的双乳,接着,他伸手想去拉下晓洁的三角裤。

  也正处于迷离状态的晓洁这时突然清醒,她用力推开进益,惊呼道:「大哥……进益大哥……不行……不可以……」

  情慾高涨的进益,这时好像被人从头上泼了一桶冷水,马上清醒过来,呆呆看着眼前的晓洁。

  晓洁这时十分狼狈,她红着脸,低头不敢看着进益,只是慌乱地整理被扯乱的上衣、胸罩和三角裤。

  进益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喃喃说道:「对不起……晓洁……我太失礼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喝多了……」

  晓洁没有答腔。

  整理好衣服后,晓洁默默无语,转身向着家裡方向走去。

  进益默默跟在后面。

  两人就这样子一前一后,默默走出小巷,一路来到晓洁家。

  在家门口,晓洁停了一下,转过身子,红着脸向进益说:「谢谢你,进益大哥……谢谢你今晚救了我……」

  然后,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晓洁突然上前,踮起脚,凑上双唇,轻轻在进益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她转身、开门,快速消失在门后。

  进益呆呆站着晓洁家门前。

  他的酒意这时已经退去大半,只觉得双唇传来很甜蜜的感觉。

  这件事成了进益和晓洁两人之间的秘密,因为事后,两人都没有向别人提起过,晓洁甚至也不曾向达明提起。

  不过,这并不是进益和晓洁之间的唯一秘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